姨妈王子殿下

仿佛站在世界对面
逆cp好冷
我十几岁
我好累
甜梗爱好

年更三十题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K900-87×RK800-60】早安

同居三十题
一方的起床气+早安吻
是真的菜逼文笔ooc属于我私设一堆
bug您看见了一定要大声说出来!
我爱暴躁傲娇60!正经宠溺900!
就这样!

  RK800-60成为异常仿生人以后,脾气更加变得暴躁了。
  叫床不成反被踹的RK900-87这么想。

  暖烘烘的阳光透过落地窗铺了一地,地毯上的软毛渡了一层金,暖意顺着床脚悄悄爬上了被窝,罩住了床上缩成一团的RK800-60。
 
  “仿生人不需要所谓的充足睡眠来补充能量,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RK900-87起身拍了拍衣服,RK800-60踹的那一脚丝毫没有控制力道,毫无防备的RK900-87直接摔到了柜角边。

  “没有任务执行也不能成为你赖床不起的理由。何况人类健康的睡眠时间是八小时,但现在已经八点了。”

  RK900-87走到床边,被子的边角全藏到了里边,被RK800-60死死压着,没法像往常一样直接掀开。
 
   RK800-60没有任何反应,RK900-87试图扯了扯,被子反而压得更死了。看着对方这种幼稚的赌气行为,RK900-87觉得有些好笑。

他单膝跪在床铺边,附身将那一团不明物体抱了起来,感觉到怀里的仿生人突然一僵,RK900-87坏笑了一声,双手突然一滑,RK800-60整个摔到了并不算柔软的床垫上,被子也散落开来。

  阳光刺进RK800-60微闭着的双眼,鼻尖磕到了床垫,刺激神经,生理泪水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嘿!冷酷机器先生!我他妈只比平常多睡了一个小时!”RK800-60揉着鼻子,回头死死盯着RK900-87,红色的光圈不断闪烁。

  “冷酷机器这个词并不恰当,我比你早觉醒几个星期。”RK900-87挑了挑眉。

  一脸欠揍。

  事实上RK800-60也这么做了。
  RK800-60突然暴起扯住了RK900-87的领带,天知道这个冠冕堂皇的家伙为什么在家里要全套西装。

  RK800-60用力向后拉,右手准备给他来上一拳。结果不出意料,右拳在RK900-87脸颊边被稳稳当当的接住了,论格斗他当然不是RK900-87的对手。

  即使RK800-60深知这是源于系统组件的差异,没什么值得羞愧的,脸上却满是恼羞成怒的表情。

  “f**k!我他妈好歹算你老婆!”

  “难道你希望你的伴侣在你面前脑袋开花?”

  RK800-60被堵的哑口无言,他确实没有留余力,那一拳下去会损坏不少生物组件。
  看着眼前那张依旧是不温不火,挂着职业假笑的脸,RK800-60觉得有些无趣,正当其收回右拳臭着脸准备松开扯着领带的手,RK900-87却忽然压了下来,左臂曲肘抵着床。

  RK900-87就这样看着他。

  那是一种名为害羞的情绪。
  RK800-60的处理器渐渐发热,皮肤涂层也开始变红。

  “oh god!你他妈——”
  “大清早的我看你简直是疯了!”
  RK800-60开始挣扎着起身,像是在掩饰什么不敢与RK900-87对视并大声叫喊。
 
  直到那些叫喊全被RK900-87吞入腹中。
  唇上突然传来的温柔触感,与鼻尖淡淡的薄荷气息让RK800-60愣了神,过热的处理器使RK800-60的运算速度变慢,挣扎的力度也渐渐变小。
  一改往常攻城略地的侵势,RK900-87小心翼翼地吮吸着他的唇瓣,偶尔伸出舌尖轻轻刺探,再退出来细细勾勒他的唇线。

  RK800-60看到阳光洒在他的发梢上,亮亮的。

  “早安。”

  “……哼……”

  RK800-60别过脸,该死的,他竟然有些贪恋这种滋味。暖意与薄荷混交融的味道。

  RK900-87看着身下人别扭傲娇的模样,又轻轻在他额上落下一吻。
  系统自动更新安抚RK800-60的最佳方法。
  “——前戏绵长——已被删除——”
 
 

 



RK800-60:你究竟为什么穿着全套西装

RK900-87内心委屈,RK800-60的小脑袋居然没有储存记忆他们第一次一起执行任务一周年纪念日

RK800-60: 这是什么纪念日????你他妈真应该被送去卸载一些不必要的插件!

yes薄荷西装忠犬霸道总裁标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血来潮通宵肝文懒得改一遍过!
希望您看的开心!
 

暗武

那什么
正直好汉子叹之x温润哈哈哈道长明礼
年下,小三岁

  人人都说武当的道长那是个个面若天仙。
  一席道袍,脚踏鹤影,剑匣微张,几道寒影绕于身前,傲然立于世间。
   天天听宁宁师姐谈这俗世奇闻,说这武当冷美人称得上江湖绝景。 师兄们更是千叮咛万嘱咐,见着武当绕道走,可别一入江湖便陷进了情网里。
  好汉子撇撇嘴,个个都跟冰块似的没个表情,哪能勾着我的魂啊?
  可要命的是面前那人水光潋滟的红眸噙着笑意,嘴角微勾,一张一合的唇透着桃红色。
  偏生那藏着无限风情的水眸,独独映着自己的脸。
  初入江湖的叹之,悄咪咪地硬了。
  “少侠?”
  明礼眨了眨眼,借着月光才勉强看得清眼前身形僵硬的青年面色涨红,一双薄唇抿得死紧,眉头皱成一团,强忍着什么。
  像是想到了什么,道长突然笑了起来,强忍着笑意,抖着声憋出了一句,
  “是贫道唐突了,点香阁左拐直走就是,少侠保重。”
  话毕便点着鹤走了,飘扬的发丝浸着月光,衣角也染上了淡淡的冷意,暗香傻愣愣地盯着道长的背影。
 
  真鸡儿丢人。
  叹之的脸更红了。




憋不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您能看的开心呐!!!!